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1-11-23 09:57

一、耶利内克作品在中国的译介情况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奥地利女作家,主要从事戏剧和小说创作,其作品揭露了美好事物后掩盖的人性恶,展现压抑与禁锢状态下人性的变态和扭曲。作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奥地利作家,其影响力可见一斑,2004年10月19日,中国文学部门以及学者顺势发起了大型翻译项目,这包括了包括中央出版商以及省级出版商和学术出版商,从7日宣布获诺奖算起,整个过程历时仅12天。

(一)高潮阶段(2004—2005年)

耶利内克进入中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仅仅因为翻译的难度,更因为作品传达的意识形态差异,并未引起国内学者的大量关注,若非2004年斩获诺贝尔奖,估计也只是德语文学圈的孤芳自赏。最好的例证就是《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宁瑛、郑华汉译),该小说属于“半自传体”小说,语言风格独特,书中充斥着大量的情色描写,原本该书于2000年完成翻译,但完稿七年后才因获奖得以出现在读者面前。2001年《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由迈克尔·哈贝克指导,德国、波兰、法国、奥地利联合制片,影片先于译本进入中国,引起热议。

2005年耶利内克在中国的版权代理人蔡鸿君先生撰写了文章《耶利内克如何来到中国》,文中提及获奖后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国内翻译了耶利内克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本世纪初的所有作品。这一年,耶利内克的作品“井喷式”出版,主要负责出版事务的为以下五个出版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译林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1月,宁瑛和郑华汉翻译的244页中文版《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书中展示了暴躁的母亲,心理扭曲的女儿,充满着扭曲吊诡的黑色气息。但是在豆瓣平台进行书籍评分调查时,该图书下有51个书评、9个讨论,不少读者质疑了本书的翻译问题(间接引语多、译句冗长而有失力度、文字生硬),这也体现出来中国读者在接收该作品时的困难度。

同月,魏育青和王滨滨翻译的《死亡与少女》(Der Tod und das M?dchen)由上海出版社出版,主要以哲学问题(存在、真理、美与死亡等)为创作基调,大段的独白容易让人拘泥于字句;许宽华和黄玉云翻译的《情欲》(Lust)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表,本书号称耶利内克小说中艺术上最创新,也是最难读的一部,许多读者却不买该译本的账,认为长江文艺版《情欲》是一个不忠实的、不负责任的译本,这无论对读者自己还是对耶利内克都是一种伤害。译者在译序中提到“耶利内克《情欲》中的语言结构很随意,不拘泥于德语语法的规范,常常缺这少那,再加上其隐喻特点,无疑给翻译造成了极大的困难”,这固然是客观存在的问题,但是一些懂行的读者并不买账。

同年出版的其他书籍《啊,荒野》(Oh Wildnis,oh Schutz vor ihr)、《魂断阿尔卑斯山》(In den Alpen)、《米夏埃尔》(Michael)、《逐爱的女人》(Die Liebhaberinnen)、《我们是诱鸟,宝贝》(wir sind lockv?gel baby!)、《贪婪》(Gier)、《托特瑙山》(Totenauberg)、《娜拉离开丈夫以后》(Was geschah,nachdem Nora ihren Mann verlassen hatte–Gesammelte Theaterstücke Jelineks)表达主题不同,但是读者理解程度不一,对书籍评价不同,大多数人反映了阅读的难度。

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一年内,耶利内克的作品被大量出版,但囿于当时的翻译条件(仍有部分作品没有得到翻译),其所包含的作品不尽完整,一些作品与其他作品相比翻译时间跨度比较大,而译者的水平也参差不齐,因此读者对其作品也褒贬不一。本时期耶利内克的作品呈现集中式出版,研究度明显提升,中国对该奥地利作家的关注度增加,也出现了不少研究该作家作品的学者。

(二)平缓阶段(2006年—至今)

诺贝尔文学奖的热潮持续了一年左右,在2006年便无新译作出版,其中《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在2010年和2017年再版过两次,进行了一些内容的增加是和注释,翻译更为流畅,将讥讽、修辞、接近意识流的质感重新糅合;《死亡与少女》(Der Tod und das M?dchen)、《米夏埃尔》(Michael)、《逐爱的女人》(Die Liebhaberinnen)均再版两次,最新的版本是2020年7月1日所发行的,均是修改了其中一些内容,添加了必要注释。但其他书籍,反响不佳,均只有2005年发行的第一版。

通过发行数量和出版社再版数量可得出相应结论:诺贝尔文学奖热潮退去以后,对耶利内克的研读又重新装进了学者的“口袋”里,普通读者或因为语言的晦涩,或因为对主题的无感,将视线又转向了其余的作家作品,耶利内克作品的译介情况到达瓶颈期,现在也仍然没有回温迹象。而耶利内克作品翻译的难点也在访谈中提及:“……《美好的美好的时光》和《钢琴教师》,两部相对而言最容易翻译的作品,它们都有一个常规意义上的故事情节。从那以后我又破坏了这一切,在作品中越来越多地致力于以语言为中心的形式,所谓的不可翻译性正源于此。”

二、耶利内克作品在中国的研究现状

2008年,《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传——幅肖像》(Elfriede Jelinek.Ein Portr?t)在中国出版发行,奥地利学者薇蕾娜·迈尔和罗兰德·科贝尔格在本书中梳理了耶利内克的成长轨迹以及矛盾丛生的生活,这也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较为完整的耶利内克传记,而我国同样将这部传记式作品翻译出版,凭借该书,人们对耶利内克的生平,写作特点等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国内对耶利内克的介绍和研究主要始于获奖之后,对《钢琴教师》的介绍和研究一枝独秀,此外,《情欲》《逐爱的女人》和《啊,荒野》关注度相对较大,其他多是对作家获奖的宽泛研究和介绍。研究主要关注耶利内克的个性写作、女性主义和变态主题,也提及批判性和她的犹太身份。在2004年耶利内克斩获诺奖前,1999年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聂军便对《哦,荒野》的语言特色有所研究,2001年聂军教授与谢铭又论述了耶利内克对当代自然主题的艺术表现,算是耶利内克研究的领头人之一。2004年,对耶利内克的研究重点主要落在生平梳理和获奖经历上,2005年—2010年的论文主题主要落脚于耶利内克作品中的性与政治,最常出现的作品为《钢琴教师》《娜拉出走以后》以及《死亡与少女》等,研究方向几乎是以作品中展现的女性意识与作者本身的经历相结合,分析两者关联度以及作品相传达的思想。

2011年—2018年论文研究数量较之前已经有所下降,出现了耶利内克作品与中国作家张爱玲、莫言等对比研究,也出现从哲学角度分析作品的论文,2019年—2020年有关耶利内克的知网论文新增数仅3篇,其中一篇涉及比较冷门的戏剧《城堡剧院》(Burgtheater)中对奥地利纳粹历史的反思,其余两篇依然是比较热门的主题《钢琴教师》和性别歧视问题。2017年—2018年知网论文数为11篇,其中半数研究《钢琴教师》,其余涉及的主题有“反乡土文学的文化批判观”与“国家自限论”。但是纵观论文下载量,最高一篇下载量为549,其余下载量大多数在50-200之间,展现出研究主题局限,研究人较少等问题。

综合来看,目前国内有关耶利内克作品翻译的研究成果仍旧很少,也缺乏比较有影响力的作品。首先,虽然研究论文数量不少,但有分量的研究专著很少,无法在国际耶利内克研究领域形成中国的影响力。而且现有的研究大部分是关于耶利内克作品的主题的分析,新意不够,很多成果都是相似主题的重复研究;第二,耶利内克作品的翻译研究成果不多,涉及的作品相对较少。现有的翻译研究多是集中于某部译作的散篇研究成果,多是关于翻译方法以及译文的效果评价,现有的翻译研究多为平行比较研究,缺乏对翻译共性以及影响翻译行为及其效果的社会、文化语境的深入挖掘;最后,对耶利内克在中国的传播道路缺乏理论性的总结,不利于对耶利内克作品的现实意义进行深入的了解。

三、结语

自耶利内克被译介到大陆以来,中国文坛对其形象的理解有所差异,对其作品也有着褒贬不一的声音,耶利内克在中国的译介与接受状况的影响因素很多,既有作家的因素及其背后的文化,又有来自译本、出版商和文化产业的影响。耶利内克荣获诺贝尔奖和优秀的译者是她在中国译介与接受的一个决定因素,但充斥讽刺意味的晦涩主题和赤裸裸两性描写造成的读者接受度不一,让耶利内克的接受后续乏力,这一现状如何改变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20,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