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1-11-19 09:29

史铁生作为当代文学独具一格的作家,在文学作品创作方面有着非常鲜明的现代性悲剧特征。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遭遇终身残疾的灾厄,史铁生并未轻言放弃,而是以向死而生的勇气,从独特视角出发,观察人类、观察世界,探索人生的意义。史铁生以个体灵魂作为衡量世界万物的天秤,这赋予了他的作品鲜明现代性悲剧特征,通过对其加以研究,认识到其中的价值,对推动当代文学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一、研究缘起

阅读史铁生先生的作品不难发现,他的作品始终散发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独特气质,这种气质体现在他的爱情观、命运观之下,赋予了他悲剧意识,有着非常鲜明的现代性特征。在如今这个以理性为主导的时代,个体自由与正义成了社会重要道德准则。正如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家文化批评家特里·伊格尔顿所说,20世纪以后,悲剧已经不再“高高在上”,它被现代主义所包裹,成了一种日常生活悲剧,本身承担着对现实批判的作用价值。在史铁生漫长的写作历程之中,由于常年被困于轮椅之上,他有一个重要的发现便是“人类的残疾情结”。在他看来,这种情结并不是残疾人专属,而是属于全体人类。而这种残疾情结便是过度理性的人类在失去信仰后所产生的一种自卑感。20世纪以后,理性杀死了上帝,上帝也抛弃了人类,这难免会让人类产生自我怀疑,现代生活悲剧便是以这种自卑为核心。由此也能够表明,史铁生创作有着典型的现代性悲剧特征。

另一方面,对现代悲剧而言,内部还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即个体无法实现绝对自由,屡屡在现实之中败下阵来。从史铁生创作历程能够发现,个体残疾将这种难以调和的矛盾充分体现出来,史铁生无比渴求能够如正常人一样走路,却因为下肢瘫痪,一生都被困在轮椅之上。因此在写作时,史铁生从个人机遇出发,从恐惧、孤独、荒诞、欲望等多种角度出发,以小见大,将现代人类的矛盾困境生动诠释出来,这同时也使得其作品有着鲜明的现代性悲剧色彩。史铁生通过写作诠释现代性悲剧时,不同于古希腊“崇高的悲剧”,现代性悲剧着眼于现实,没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戏剧性剧情,有的只是平淡的生活[1]。在富有想象力的文字表达中,史铁生作品具备虽克制但又富有明显个人主体性的色彩,因此人们能够感受到史铁生文字的淡淡哀伤,但不至于带给人绝望,反而会让人平静下来,引人深思,让人更加热爱生活。

当前关于史铁生作品现代性悲剧的研究,多以人生以及心灵困境的探索,很少有研究将现代性悲剧单独列出进行研究,因此本文通过探索史铁生作品中的一些悲剧性表现,并对史铁生创作的文学作品现代性悲剧的时代价值加以阐述,希望能够为相关研究提供一定的参考。

二、史铁生作品中现代性悲剧来源

本文主要从史铁生个人经历来探讨史铁生作品中现代性悲剧来源。史铁生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从小跟随奶奶长大,在奶奶的关爱之下,史铁生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奶奶为史铁生提供了生命最初的温情与安全感,这让史铁生对奶奶有着深刻的感情,从他的作品《奶奶的星星》中便能够充分感受到这份浓烈的情感。与此同时,随着史铁生逐渐长大,因为年少无知,史铁生曾经因奶奶出身问题,对奶奶心生嫌隙,这让后来的史铁生无比后悔与自责。在史铁生创作的《一种谜语的几种简单的猜法》作品《A+X》篇章中,史铁生向读者呈现了同一个世界下,奶奶与自己不同的看法,并因此得出了世界存在具有相对性的结论。在史铁生21岁时,便因为疾病导致双腿瘫痪,这给史铁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陷入了长时间的消沉,后来在母亲的关爱之下,史铁生才得以重新振作,《秋天的怀念》便是讲述的这一故事[2]。残疾剥夺了史铁生行走的能力,也赋予了他超乎常人的生命体验与感悟,使他对生命存在的意义有了更深度的思考,被人们视为“平凡又冗余”的生活印记,同时也成了史铁生写作的灵感源泉,在富有想象力的笔触下,史铁生为人们呈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引导人们对生命本质开展深度思考。在史铁生对生活的记忆之中,经常会对一些印象深刻的意象着重描写,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创作灵感,从中产生新的感悟。例如“美丽的房子”便是史铁生笔下经常出现的一种生活意象,在《务虚笔记》中,史铁生对美丽的房子进行了生动形象的描写,细致到一根羽毛的摆放位置都描述得清清楚楚。毫无疑问,在早年生活记忆中,史铁生曾经到过这样一个美丽的房子之中,这让他印象深刻,并将其转化为一个完美的化身,通过反复感悟自己第一次进入房子激动甚至略微慌乱的心情,史铁生从中抽象出一个猜想,即当个体在面临自己非常喜欢的美好事物时,总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自卑心理。正如残疾人面对健康的人会产生一种自卑,健康的人面对其他比较对象也会产生自卑一样,正是这种自卑的存在,才产生了残疾情结。因此无论是残疾人还是健康的人,都会有残疾情结。在这种缜密的逻辑推理之下,充分体现了人生经历以及生活记忆对史铁生现代性悲剧创作带来的影响,这同时也是史铁生作品现代性悲剧重要来源之一。

三、史铁生作品中现代性悲剧书写价值

(一)对生命意义价值的追问

对生命形而上的追问,是史铁生现代性悲剧创作最为重要的一项作用价值。史铁生从人类整体困境探索出发,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给出了属于自己的答案,引发人们进行深度思考。面对身体残疾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史铁生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认真审视这一痛苦,从中引发新的思考。史铁生认为,残疾仅仅是人生限制的一种,双腿残疾的人无法走路,正如健康的人不能依靠自己飞翔一样,归根结底都是一种人生能力限制,而类似这种限制在整个人生中数不胜数,因此史铁生认为应从广义的视角来看待“人的残疾”,严格意义上来说,人生来就是“残缺不全”的,应理性看待这些残疾,并主动走出作为个体的人的孤独,去看整体人类的孤独。史铁生在创作过程中,通常满怀慈悲之心,他认为文学创作应扎根于瞬息万变的现实世界,并在其中上下求索,寻找万变不离其宗的终极要义,直面各种人生困境,寻找人存在于世界的意义。人之所以为人,区别于其他动物,是因为人能够反思、能够不断成长,能够不断自我超越。史铁生通过现代性悲剧创作,将自己独特的残疾生命体毫无保留地通过文学作品呈现出来,成为一种纯粹的审美对象。例如在《我的丁一之旅》中,主人公丁一与女孩娥彼此相爱,纵情享受性爱的愉悦,品尝自由这一甜美的果实。但面对现实,丁一却遭到消灭而死。史铁生通过采用富有想象力的文字,直观地呈现各种荒诞的情景。正是因为史铁生敢于面对人生的困境与不堪,不断追寻生命的意义,才使得自身活得更有尊严。中国传统文化历来主张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甚至曾经走向过“存天理、灭人欲”的极端,鲜有关注个体生命意义的价值。而史铁生通过现代性悲剧性创作进行了突破。在如今的物欲横流的社会,史铁生这种对个体人类探索人生困境的思索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推动当代文学发展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各个地区不仅经济交流日益频繁,思想文化碰撞也日益激烈。以往由于国家综合实力相对较弱,外来文化对国内文化大肆入侵,如今国力日渐强盛,中国当代文学也在不断崛起,以往外来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压倒式优势已经不再,传统文化正以其厚重朴实逐渐融入了中国现代生活之中。通过文学开展文化征服的过程,通常比较温和,以史铁生为代表的中国当代作家在批判和反思现代性的同时,开始融入传统文化的因素,使得现代文化意识更加符合中国实际国情。外来现代性文学影响力在逐渐削弱,并逐渐与中国本土文化融合在一起,说明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性文学正逐步成长。史铁生现代性悲剧创作,本身便是一种以中国传统文化融合外来文化的一种尝试。在史铁生的作品中,能够深切感受到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激烈碰撞,他的现代性悲剧创作为中国当代文学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得整个当代文学不断完善、不断发展。

(三)关注社会问题

纵观史铁生创作历程,能够发现他的作品跨越了三个时代,从新中国成立前三十年特殊时期开始,描述了当时的政治病残,再到九十年代国内市场经济空前繁荣,描述了物欲横流的欲望病残。史铁生在现代性悲剧创作中,结合当下时代背景,使得“残疾”这一意象被不断升华,将当下的时代发展生动诠释出来。在史铁生作品中,包含了很多“时代隐喻”,描绘了时代的隐疾。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言,主题并非身体残疾,而是通过身体残疾这种隐喻修辞手法,来展现当下的情形,因此能够体现出更加深刻的意义[3]。从史铁生的作品中能够对当下时代发展有一个更加深刻全面的认知,他的最大作用价值就在于,在现代悲剧性的创造下,成为映射当下社会发展的一面镜子,引导人们关注被忽略的社会问题,这对推动社会发展而言有着重要的作用价值。

四、总结

综上所述,在史铁生创作过程中,非常具有现代悲剧性特点,面对命运带来的苦难,史铁生并没有轻言放弃,而是将其转化为创作力量,积极地探索人生的意义,对人类生命提出终极关怀的同时,还能够以史为鉴,注重现实问题的解读。史铁生现代性悲剧作品能够带给人们非常多新的感悟与收获。


相关文章

【上一篇】:到头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20,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