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1-01-13 10:31

当代非裔美国作家兰斯顿·休斯享有“哈莱姆桂冠诗人”和“非裔文学中最有魅力的人物”[1]的美誉。他的诗歌从对非裔美国身份的认同,到为追求民族平等的抗争,再到对族裔文化的挖掘,非裔民族性的表达从始至终贯穿其中,具有浓烈的种族文化色彩。对美国非裔族群而言,自从非洲大陆不同地区的黑人被大批掳掠到北美洲大陆做奴隶起,他们就承受着种种压迫和屈辱。“白人种族主义者采取各种手段来割裂他们与非洲母体的文化联系,模糊其种族身份,削弱其民族意识,抹杀其民族文化,力图永久地主宰黑人民族。”[2]面对种族主义文化霸权,休斯作为一名非裔诗人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充满了对自己民族的热爱,并在他的文章《黑人艺术家与种族山》中自豪地写道:“我是黑人———我很美!”[3]休斯诗歌的民族性表现在其希望运用独特的美国非裔文化来赢得社会的尊重与认同。一般而言,民族性是指“特定民族在生活实践中(包括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活动)和他民族的差别。所谓文化的民族性就是一个民族的生活特色、风俗习惯、情感素质、审美方式、思想内容、语言思维等心理结构在文化中的综合体现”。[4]目前,国内对兰斯顿·休斯的研究已经取得巨大进展,但关于“文化民族性”这一概念则鲜有提及,研究成果更不多见。因此,文章试对休斯诗歌民族文化层面的民族性特征进行解读和研究,以求抛砖引玉。

1 遥远的文化寻根

1862年,林肯总统颁发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非裔美国人在法律意义上获得了自由,其地位有所提高。但实际上,在当时的美国社会,美国非裔依然处于弱势,并在各种场合受到种族歧视和污蔑。例如,黑人想要租房就要支付更加昂贵的租金,不允许黑人出入白人餐厅,在一些州甚至规定不允许黑人喝可口可乐等等。这使得许多当时的非裔文艺评论家和非裔知识分子十分敏感,总是希望在白人面前呈现出黑人是优雅绅士、有学识教养的好印象。更有甚者,在写书时,只描写黑人善良、有涵养的形象。他们通过这种自我催眠、麻醉自身的方式,来逃避现实社会中黑人遭到欺辱和不公的残酷事实。显然,他们所描写的黑人上流社会不过是黑色面孔的白人社会罢了。

与这些文艺评论家和知识分子屈首忍辱、诺诺迎合形成截然反差的是休斯的振臂呐喊和谔谔抗争。休斯曾在自传《大海》中记录道:“我并不熟悉和了解黑人上流社会,没有很多东西可写。我只熟悉与我一同长大的那些黑人,他们并不是那些整天把皮鞋擦得锃亮、上过哈佛大学或者爱听巴赫乐曲的人。可在我看来,他们也是挺好的人。”[5]无疑,休斯认为正是这些普通的黑人民众才最能表现纯净的、没有受到过多白人主流文化影响的非裔美国文化。他想建立的是一种民族自信,那种真实地存在于非裔族群灵魂深处的民族文化认同。而“休斯对黑人种族的文化认同首先强调对非洲文化之根的认同,将离散在美国的黑人精神与非洲文明对接。”[6]最著名的代表作便是休斯在从圣路易斯开往德克萨斯州的列车上写下的《黑人谈河流》(The Negro Speaks of Rivers)。

I've known rivers: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 as the world and older than the

flow of human blood in human vein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

I bathed in the Euphrates when dawns were young.

I built my hut near the Congo and it lulled me to sleep.

I looked upon the Nile and raised the pyramids above it.

I heard the singing of the Mississippi when Abe Lincoln

went down to New Orleans,and I've seen its muddy

bosom turn all golden in the sunset.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dusky river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7]

全诗结构首尾呼应,诗歌从两河文明的发源地幼发拉底河出发,沿着历史的河流到达非洲文明大地,来到孕育非洲文明的刚果河和尼罗河。古老悠久的非洲,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直到他们中的一部分被带到美洲大陆,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卖给南方的种植园主,遭受着身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这条河见证了黑人被奴役的屈辱史,同样也是这条河,把亚伯拉罕·林肯带到新奥尔良,让残忍的奴隶制度从此废除。仔细推敲诗句发现,从“晨曦”到“夕阳”,从非洲大陆到美洲大陆,黑人族群承受着各种各样生活的苦难,但唯一不变的是渗透在血液和内心深处的民族血性。休斯将美国黑人族群的文明史串联起来,搭建起了文化的桥梁,从根源上确定了美国黑人集体的民族身份和文化认同。另一首诗《黑人》(Negro)则进一步加强了非裔美国人与非洲文化的关联和衔接。

I am a Negro:

Black as the night is black,

Black like the depths of my Africa.

I've been a slave:

Caesar told me to keep his door-steps clean.

I brushed the boots of Washington.

I've been a worker:

Under my hand the pyramids arose.

I made mortar for the Woolworth Building.

I've been a singer:

All the way from Africa to Georgia

I carried my sorrow songs.

I made ragtime.

I've been a victim:

The Belgians cut off my hands in the Congo.

They lynch me still in Mississippi.

I am a Negro:

Black as the night is black,

Black like the depths of my Africa.[7]

诗歌风格与前一首一致,首尾呼应,结构受到惠特曼自由体诗歌的影响,语言朴实、率真。诗歌以第一人称“我”指代黑人族群,侧重于表现美国非裔人群的民族历史和尊严,同时也肯定了非裔美国民众对美国的进步与发展做出的贡献。无论是生存环境还是身份职业的改变,都不能改变“我”是黑人这个事实,也无法割断非裔美国人与非洲母亲大陆之间文化与精神的内在传承和纽带联系。

类似的诗歌还有《非洲舞》《非洲裔国人片断》《吹者》《黑人母亲》等,这些诗歌一方面体现了休斯对非洲母亲大陆的眷恋、寻根思念,另一方面也淋漓尽致地刻画出美国非裔族群离开非洲后所遭受的种种不幸。休斯强调的美国黑人对民族文化的寻根并不是主张“回到非洲”,从而放弃独特的非裔美国文化,而是通过对非洲文化之根的认同,铭记并弘扬黑人文化,挖掘并传承黑人文化,警惕白人文化对黑人文化的吞噬,保持美国非裔族群的民族性。

2 独特的文化表现形式

“保尔·劳伦斯·邓巴的短小精悍的黑人方言诗,以及桑德堡的无韵诗,是我真正学着写诗的开始。”[5]受到邓巴的影响,休斯的诗歌从他创作之初就充满了黑人文化色彩。面对美国主流文化的排斥,他善于挖掘本民族的文化元素,将黑人方言和黑人音乐融入诗歌,清晰地折射出非裔美国人的民族性特征。

2.1 黑人方言

来自非洲的黑人族群来到陌生的美洲之后,在美国文化环境的影响下衍生出新文化,即非裔美国文化。美国黑人方言便是在当时特有的环境下形成的语言,它以英语为基础,既包含一些从非洲语沿袭的语言表达,又含有美国非裔鲜明的语言特色。尽管黑人方言诞生之初就备受歧视和压制,但却是“可以用来推进黑人文化的”[10],是非裔美国文化最重要的代表符号之一。在休斯的诗歌中,常常运用黑人方言创作,如《母亲告诉儿子》《苛刻的老公》《爱的挽歌》和《女士和电话账单》等等。每一首诗歌都源自普通的日常生活,映衬出休斯对黑人族群的热爱和民族自豪感。来欣赏一下《母亲告诉儿子》(Mother to Son)这首诗歌:

Well,son,I'll tell you:

Life for me ain't been no crystal stair.

It's had tacks in it,

And splinters,

And boards torn up,

And places with no carpet on the floor—

Bare.

But all the time

I'se been a-climbin'on,

And reachin'landin's,

And turnin'corners,

And sometimes goin'in the dark

Where there ain't been no light.

So boy,don't you turn back.

Don't you set down on the steps

'Cause you finds it's kinder hard.

Don't you fall now—

For I'se still goin',honey,

I'se still climbin',

And life for me ain't been no crystal stair.[7]

诗中运用了大量黑人方言,休斯将人生比喻成充满荆棘的阶梯,用妈妈的口吻对儿子进行谆谆教导。他告诫在人生的路上,要不畏艰险、勇往直前。非裔美国人因受教育程度的限制,在一些词汇的发音上与标准英语有所不同,常见的现象是词尾-ing多由后鼻音变为前鼻音。如I'se been a-climbin'on,/And reachin'landin's,/And turnin'corners,中climbin'、reachin'和turnin',在标准英语中,正确拼写为climbing、reaching和turning。此外,黑人方言最有特点的语法现象是善于运用双重否定句。与标准英语中双重否定表肯定的语法规则不同,黑人方言中双重否定仍然表示否定意义。诗中Life for me ain't been no crystal stair./Where there ain't been no light.其表达意义为Life for me has not been crystal stair./Where there has not been light.通过双重否定的表达加强语气,强调了人生的路并不像水晶阶梯般光明,也会有黑暗无光的时刻这一人生哲理。黑人方言是美国黑人族群的语言,休斯毫不避讳地使用被种族主义视为劣等语言的黑人方言进行创作,体现了他对民族文化的自信,以及发扬和传承民族文化的执着精神。

2.2 黑人音乐

黑人音乐的运用是休斯诗歌中族裔文化色彩的另一表现。“黑人音乐具有潜在的魅力,它独特的节奏宛如人的心脏一般坚强有力,永远不会使你失望,它富于幽默感,又具有深厚的力量。”[5]休斯热爱黑人音乐,对黑人音乐独特的民族性给予充分的肯定,“我们的圣歌在全世界的音乐会大厅里得到传唱、受到欢迎,我们的布鲁斯从托皮卡演奏到东京,哈莱姆的摇摆舞让香港人开心”。[13]从黑人圣歌到布鲁斯,再从拉格泰姆音乐到爵士乐,不仅体现在他将黑人音乐直接引用在自己的诗歌中,更为重要的是休斯借鉴了布鲁斯三行一节、每行四拍的音乐形式,并加以改进融入自身诗歌创作,形成了独特的诗歌形式。这既保留了黑人音乐即兴重复、情感质朴的风格,又与黑人文化相互呼应、紧密相连。融入黑人音乐的诗歌在休斯的作品中十分常见,如著名的《疲倦的布鲁斯》《隆冬布鲁斯》《梦的变换》《布鲁斯小姐的孩子》和《紫色幻想曲》等。诗歌《疲倦的布鲁斯》(The Weary Blues)描写的是“我”在哈莱姆的街道上遇到一个黑人在弹唱,歌曲充满着浓浓的疲倦与忧伤:

Droning a drowsy syncopated tune,(A)

Rocking back and forth to a mellow croon,(A)

I heard a Negro play.(B)

Down onLenox Avenue the other night(A)

By the pale dull pallor of an old gas light(A)

He did a lazy sway……(B)

He did a lazy sway……(B)

整首诗运用了传统布鲁斯音乐形式,即三行一节的ABB形式。而无论是ABB形式的重复,还是诗句第6行的单行重复,都符合布鲁斯音乐即兴重复的风格。之后第19行和第25行更是直接引用了黑人吟唱者的歌词:

Ain't got nobody in all this world,

Ain't got nobody but ma self.

I's gwine to quit ma frownin'

And put ma troubles on the shelf.[7]

形式与音乐的交融,让布鲁斯这一民族文化变得格外突出,形成了休斯独特的黑人诗体。休斯对黑人方言和黑人音乐的挖掘与吸收,给自己的诗歌创作赋予了更深厚、更浓烈的族裔文化底蕴和内涵,使作品具有“民族性”特征的同时,引导了非裔珍视并热爱自己的民族文化,保持并传承民族文化传统。

3 鲜明的文化审美艺术

休斯一生大部分的时间是在纽约哈莱姆度过的。在这个著名的黑人聚集区,休斯对自己的族群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为族裔文化的挖掘和发扬做出了重大贡献。可以说哈莱姆成就了休斯,在黑人文化的培养和熏陶下,诗人强调的是一种反映非裔的民族性美学思想。休斯认为“黑即是美”。“黑色不仅仅是他们肤色的代名词,而且是诗人对整个黑人族群的认同和对民族文化的传承。”[15]美源于生活,而生活不仅仅只有美好与喜悦,也有不幸和苦楚。休斯通过诗歌将美好绽放,将痛苦升华,客观地、坦率地展现了当时非裔美国人真实生活状态中的美与丑,深入挖掘和发现了美国非裔真实的美、艺术的美。

3.1 美即是平等

休斯一直以来都是以诗歌为武器,致力于推动黑人平等权利的进程。这种平等不仅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平等,也是黑人族群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以平等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民族,发现民族文化的美,是休斯所追求的目标。

下面是休斯的短诗《我的人民》(My People):

The night is beautiful,

So the faces of my people.

The stars are beautiful,

So the eyes of my people.

Beautiful,also,is the sun.

Beautiful,also,are the souls of my people.[7]

诗人用短短六行诗,借用星星、夜色等自然意象,赞美了美国非裔同胞同夜色、群星和太阳一般美丽。“意象是诗歌的灵魂。诗歌的推理和演进是靠一连串的意象构建的,诗人的论理和主张融合在这些具体的意象之中。”[17]诗人借“黑夜”暗指黑人族群的肤色,“星星”代表着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甚至每个人,而“太阳”便是我们所追求的美。在种族主义眼中认为黑人是劣等民族,而休斯在这里坚定地呐喊,赞美黑人族群也同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样平等、一样美丽。

3.2 美即是真实

休斯在华盛顿的非裔聚集区发现当地美国非裔中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审美文化,“上层”社会的非裔人群崇尚白人文化,歧视非裔中的体力劳动者和肤色更黑的人。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爱炫耀自己是南方知名白人的直系后裔”。[5]而普通的美国非裔被长期奴役和压迫,逐渐丢失了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信心,卑微苟且地活着。在这种情况下,休斯将自己的眼光放到了底层的黑人劳动人民,去寻找生活中真实的美。他认为:“美即是真,真即是美,真与美的结合形成了休斯美学观的核心。”[6]他用一个个鲜活的职业身份,如黑人舞女、歌手、乞丐、洗衣女工和码头工人等,以其独特的审美方式来展现美国非裔真正的文化精髓。如《给一个黑人洗衣女工》(A Song to a Negro Wash-woman)一诗开头和结尾两节:

Oh,wash-woman,

Arms elbow-deep in white suds,

Soul washed clean,

Clothes washed clean,—

I have many songs to sing you

Could I but find the words.

And for you,

O singing wash-woman,

For you,singing little brown woman,

Singing strong black woman,

Singing tall yellow woman,

Arms deep in white suds,

Soul clean,

Clothes clean,—

For you I have many songs to make

Could I but find the words.[7]

休斯在诗中赞美了一名普通的黑人洗衣女工,赞美她的灵魂干净纯洁,一如她刚为白人小姐漂洗过的衣服一样,也喻指了黑人族群的灵魂与白人的是平等的。这个普通的黑人洗衣女工也是千千万万个其她黑人女性的写照,包括休斯自己的母亲。诗歌真实地描述了这位黑人洗衣女工的洗衣职业,以此辛苦地支撑着自己的家,将孩子送入学校,帮助丈夫渡过难关。诗的结尾再次表达了对黑人洗衣女工的同情与敬意,为她歌唱,无论她的皮肤是棕色、黝黑、或是黄色;无论她的身材是清瘦娇小、还是强壮高挑,她的灵魂都是洁白纯美,一如她洗过的干净衣服一样。“诗中没有华丽的辞藻和修辞,只有对洗衣女工生活的平淡翔实的描述,然而在字里行间中却透露着诗人对黑人洗衣女工艰辛生活的怜悯和无奈。”[21]休斯的诗歌正是蕴含着这种力量,他对民族性的表达“不仅是因为他在许多场合描写黑人生活、有意识地以黑人身份来写作,而且因为他所有的诗都渗透着黑人民间生活的节奏和心态”[22],使得黑人形象变得饱满和真挚。他用独特的黑人审美艺术还原真实的民族性格和民族特征,希望争取非裔美国人文化上的平等与自信。

4 结语

纵观休斯一生40多年的创作生涯,民族性的表达一直是他诗歌的持久主题。同时他致力于建立一种非裔美国文化,在他前期的诗歌中,休斯重点寻找美国非裔与非洲母亲大陆的联系,以文化为桥梁建立起非裔美国人对自身民族身份的认同,从而解放被长期禁锢的思想。到了他的创作中期,休斯将民族文化视为争取民族平等的武器,努力提高非裔美国文化的地位和话语权。而在休斯的创作后期,他进一步探究和思索民族文化,以更加广泛的视角展示了他对非裔美国文化的考量。休斯始终将文化民族性特征作为其创作的基石和灵魂,挖掘美国非裔的文化根源、民间艺术和审美文化,努力建立美国非裔族群的文化自信,发扬族裔文化民族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留学生程序辅导网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