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09-15 10:17

纵观古今中外文学史,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始终是两大最基本流派。《诗经》开创了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传统,《离骚》则开创了浪漫主义文学的先河。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所由分。”

说起河北的现实主义文学传统,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始自荆轲的慷慨悲歌。韩愈在《送董邵南序》开篇第一句写下:“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其实,河北的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应上溯至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今天我们读到的《诗经》,是汉学大儒毛亨、毛苌叔侄作注的“毛诗”。如今,沧州河间的诗经村和君子馆村,即因汉博士毛苌曾在这里讲授《诗经》而得名。距这两个村子不远处的三十里铺村边,至今仍然保留着一座毛苌墓,据说乃其衣冠冢。

人们在谈论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意义及价值时,经常引用“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语出曹丕《典论·论文》。魏晋南北朝时期,邯郸邺城构建起以“三曹”(曹操、曹丕、曹植)和“建安七子”为代表的建安文学作家群,他们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个性特征,其逐渐形成的雄健深沉、慷慨悲凉的艺术风格被后世称为“建安风骨”。

元曲与唐诗、宋词堪称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三座高峰。元代的河北,除关汉卿、王实甫、白朴等名家外,还活跃着一个庞大的元曲作家群体,他们创造了中国现实主义文学艺术的一个高峰。以正定为例,元人钟嗣成《录鬼簿》所录元杂剧兴盛时期的作家56人,作品345种,仅正定作家就有7人,作品45种。

河北是中国红色文学的重镇。谈起河北的抗战文学,大家往往津津乐道于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徐光耀的《小兵张嘎》、冯志的《敌后武工队》、刘流的《烈火金钢》、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红色经典小说,以及田间、邵子南等人所作的广为吟诵的抗战诗歌。以孙犁、刘绍棠、从维熙、韩映山等作家为代表的“荷花淀派”更是享誉国内文坛的一个重要流派。

改革开放以来,河北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呈现出一个较为明显的传承发展脉络。上世纪80年代初,以铁凝、贾大山等为代表的河北作家在中国文坛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上世纪90年代中期,素有河北文坛“三驾马车”之称的何申、谈歌、关仁山在文坛上掀起“现实主义冲击波”;进入新世纪后,以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为代表的“河北四侠”在国内文坛风生水起,引起人们极大关注。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更好地反映生活、呼应现实是当下河北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当务之急。12月6日,河北省作协、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社联合举办了“河北文学现实主义传统与新时代写作”研讨会,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指出,河北在中国现实主义文学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河北的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值得作家、批评家展开深入研究。

今天,我们特邀部分专家学者就河北文学现实主义传统与新时代写作这个话题,以文坛笔会的形式展开讨论,助推河北现实主义文学再出发,加强对当下“现代性”的整体性把握,为有效叙述和表达时代经验提供更加多样的可能性,将新时代河北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推向新的高潮。

扎根于时代和生活沃土

李炳银(评论家、中国作协报告文学专委会副主任)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河北文学很好地传承了这一文化基因。孙犁、田间、梁斌、徐光耀、李英儒、刘流等老一代作家,对于民族抗战精神的书写,便体现了这一点。老一代作家和当今的铁凝、“三驾马车”(何申、谈歌、关仁山)、梅洁、“河北四侠”(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李春雷等作家,构成了河北作家的代际传承。《红旗谱》《小兵张嘎》《烈火金钢》《野火春风斗古城》《风云初记》和《笨花》《大江北去》《梨花湾的女人》《大厂》《一座塔》《血梅花》《朋友》等优秀作品,构成了河北文学的绚丽风景。这些作品,培育和滋养了几代人的文学兴趣和情怀。

从文学风景中,我们清楚地看到,河北文学扎根深厚,成长茁壮。河北的作家作品,是深入感受和激情表达民族历史和民族精神的结晶。从河北作家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文学和国家、民族命运的血肉联系以及对于文明的想象和文化的追求。与社会环境和人文现实的紧密结合,使得河北文学一直具有前沿表达和现实影响力。这是时代对作家的要求,也是作家投身现实,积极反映现实生活的结果。孙犁、田间、梁斌等老一辈作家倾情描绘中国人民伟大抗战精神的作品,铁凝、何玉茹等小说家描绘新生活给人们带来新变化的作品,以及梅洁、一合、李春雷等报告文学作家真实书写中国改革发展的作品,构成了河北文学风景的丰富色彩。

在我看来,现实主义强调作家的现实介入和接触性,但又不仅仅拘囿在当时、当下、当今的时限范围,而是要求作家对社会发展和人的命运有现实的、深入的独特关照,在以现实为立足核心的思维表达中,对社会、对人生有积极影响和促进作用。河北的文学历史已经说明了作家在投入火热的现实中获得了丰硕成果。如今,河北作家依然看重这样的文学坚持,十分有意义。社会环境和人生状态是不断改变的,生活的现实表现要求作家面对各种变化时给予多维度观察,不仅需要对现实生活的关注,还需要关注人们在新时代的精神情感,表达出新时代的个性和特色。

河北文学是有根系的,它的根始终深扎在现实的沃土中,对现实生活有着高度的热情和冷静深刻的观察与思考。与有根的文学相对应的是无根的文学,它容易受外界思潮影响,容易改变方向,在表现生活时缺少对生活目标的追求,这样的文学更多注重技巧、叙述等外在表象。河北作家之所以能够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是有根的文学,它始终与现实紧密结合。所以,作家应努力在现实鲜活的各种表现中发现和参悟,而不是简单采取套路的、功利的、浮泛的老旧方式进行文学表达。优秀的文学作品必定是深深扎根于时代和生活沃土的杰作,伟大的作家必然是关心人民疾苦忧患的赤子。河北作家要坚持文学理想,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一颗真诚深切的心,坚守于现实主义的麦田里,耐心等待颗粒饱满的文学麦穗。

在创新中坚守现实主义传统

郭宝亮(评论家、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河北是文学大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各个领域都取得了重大成就。其中,小说创作十分鲜明地体现了河北文学坚守现实主义创作特色而又融汇创新的发展路径。

十七年时期(1949年至1966年),河北小说上承解放区文学传统,在革命历史题材和农村生活题材两个领域取得了重要实绩。前者如《红旗谱》《新儿女英雄传》《风云初记》《野火春风斗古城》《敌后武工队》《烈火金钢》《小兵张嘎》《平原烈火》等,都曾产生重要影响。后者如孙犁及其影响下的刘绍棠、从维熙、韩映山、房树民等“荷花淀派”的创作,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道靓丽风景。孙犁影响下的“荷花淀派”是十七年时期最重要的也是最有特色的创作流派之一,为当代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直到新时期,铁凝、贾平凹、莫言等优秀青年作家均受到孙犁的影响。

改革开放以来,铁凝成为河北文学的一面旗帜。她的创作既继承现实主义精神,又不断创新发展,成为河北文学继往开来的一种风向标。“香雪”时期的铁凝以“香雪般善良的眼睛”在细微处寻找真善美,在日常生活中讴歌理想。“玫瑰门”时期的铁凝一改单纯地在生活中寻找真善美的冲动,深入生活的细部,深入人物复杂的内心,试图全方位、复杂地表现生活,加强了对生活的展示。2000年推出的长篇小说《大浴女》,实现了她所追求的“复杂的单纯”的艺术境界。2006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笨花》,体现了对民族精神、民族文化的坚守,是她走向艺术综合阶段的集大成之作。

除了铁凝,新时期河北小说创作队伍主要由三个梯队构成。第一个梯队是出生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作家,贾大山、汤吉夫、陈冲、张竣、潮清、申跃中、奚青、关汝松等,他们与共和国一同成长,当历史进入新时期,他们站在了文学复兴的前哨。贾大山《梦庄记事》为总题的一组小说,蕴含了作者对人生、人性的深层思考。“古城人物”系列小说,则更加注重向历史深处开掘,作品更具文化意蕴。陈冲的小说一直把城市工业企业的改革作为题材的重点,直面现实,在正面讴歌改革生活的同时,又不回避现实中的矛盾。

第二个梯队是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批作家。主要有关仁山、何申、谈歌、何玉茹、阿宁、宋聚峰、贾兴安、于卓、康志刚等。被称为“三驾马车”的何申、谈歌、关仁山成名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他们的小说直面现实,关注国有企业与乡镇的困境,表现改革进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在当代文坛掀起了一场“现实主义冲击波”。关仁山早期作品主要反映从传统到现代社会转换过程中正义伦理的混乱。随后,他的聚焦点从海湾风情转向平原,聚焦乡村新的变化,关注新型农民的生存现实。何申在温和的叙述中,包含着他对人性、道德伦理认真深入的思考。谈歌的小说,通过对转型期工厂生活的具体记述,如实地反映了20世纪90年代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伦理现实。

河北新时期小说创作第三梯队是一批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80年代的年轻作家,主要有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刘荣书、曹明霞、刘燕燕、清寒、张敦、孟昭旺、夜子、左小词、闵芝萍等。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被称为“河北四侠”,他们将先锋小说的写作因素与河北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结合起来,使得这一传统具有了新的质素。胡学文的小说往往取材于坝上草原底层农牧民的生活,表现他们苦难的生存状态,探索人性的复杂。刘建东的小说明显吸收了先锋小说在文体形式上的优长之处,在语言叙述上“洋味”十足,这使他的小说在河北这块历来追求本土朴实的现实主义风格的土壤中显得卓尔不群。他的小说观念新潮,手法先锋,视野开阔,但究其内核却是地道的现实主义。李浩的小说往往具有先锋小说的流风余韵,在对历史的形而上关注中又有对现实的反省。张楚的小说专注于复杂人际关系中个体的境遇和生存姿态,关切市井小人物的挣扎。他的小说叙事精巧而气韵灵动,诗意盎然而又烟火气十足,属于典型的诗化现实主义创作。

总之,河北文学的底色是现实主义的。几代作家都努力继承并坚守着这一传统;同时他们又与时俱进,不断发展和丰富着这一传统,使现实主义的道路愈来愈广阔。

现实主义创作并非一副笔墨

王力平(评论家、省作协原副主席)

当代文学七十年发展中,河北文学出现了三次现实主义创作高潮,考察这三次高潮的形成及其特点,可以深刻地感受现实主义创作与时代精神的紧密联系,也可以更好地理解现实主义文学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

河北当代文学现实主义创作的第一个高潮,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这是一次全国性的革命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创作高潮,河北文学在其中有突出表现,涌现出以孙犁、梁斌、徐光耀为代表的,后来被称作是“红色经典”的一批优秀长篇小说。这些作家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是战士,是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作家。他们个人的主体意识,与所处时代英雄主义、理想主义的时代精神是一致的。他们的作品是作家个人独具个性的艺术创造与时代精神的完美结合。

第二个高潮出现在新时期文学的第一个十年间。以贾大山、铁凝、陈冲的创作为代表。准确地说,这次现实主义文学创作高潮同样是全国性的,河北文学在这个大潮中起步稍慢,但没有落在后面。这一时期时代精神的特点是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以及与之相伴生的反思意识和批判精神。河北作家的创作很好地折射了这种时代精神。在贾大山的短篇小说《取经》中,王清智的“风派”人物形象塑造是人物的自省过程、反思过程。这是人物的性格逻辑,也是特定时代的历史逻辑,回应了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社会对于自身发展的反思意识。铁凝的短篇小说《哦,香雪》,生动描写了生活在太行山皱褶里的一群孩子对新生活的向往,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这恰恰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根本动力所在,是改革开放的历史必然性所在。陈冲的短篇小说《小厂来了个大学生》,写出了解放思想、尊重人才的复杂性、艰巨性,在强化作品真实性的同时,突显了现实主义创作的现实性品质。这些作品不以尖锐、激烈的“暴露”取胜,也没有针对现实问题提供改革方案,但它们与时代精神同频共振,成为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

第三个高潮,首先要谈到河北现实主义创作“三驾马车”(何申、谈歌、关仁山)。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改革步入深水区,各种社会矛盾集中爆发。面对社会矛盾,当代文学陷入沉溺语言和叙事技巧,淡化和远离现实的形式主义迷思。对这种形式主义迷思,当代文学内部很快出现了反驳和修正的努力,这就是现实主义冲击波。“三驾马车”是这种努力中的河北方面军。

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沉溺语言和叙事技巧的形式主义迷思,是以一种错误的方式,提出了当代文学发展中的一个合理要求,即现代小说艺术的“形式自觉”。从现代小说艺术发展的角度看,实现这种“形式自觉”是十分重要的。从这个角度去考察河北文学的现实主义创作,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问题,在前两个创作高峰中,无论是作家对时代生活的思想洞察力,还是作品的艺术表现力,放在全国去看,河北文学的现实主义创作都在第一方阵中。而当“三驾马车”跃上文坛时,他们因为直面现实,深切关注现实矛盾中的人和人的命运,赢得了全国性影响。但在艺术表现力上,实事求是地说,他们因为表现手法传统、叙事策略单一而不在第一方阵中。原因就在于,当一些同代作家完成了现代小说艺术的“形式自觉”,拓展了读者的审美视野之后,传统的表现手法和单一的叙事策略,就不免稍逊一筹。就整体而言,河北小说创作的“形式自觉”,是随着“河北四侠”(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赢得全国性声誉而宣告完成的。换句话说,河北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第三个高潮,是从“三驾马车”开始,由“河北四侠”最后完成的。

考察河北小说现实主义创作的三次高潮可以发现,在第一个高潮中,作品充溢着浓郁的理想主义浪漫情怀。在第三个高潮中,又增添了鲜明的现代主义先锋色彩。这是因为当第一个创作高潮形成时,理想主义、英雄主义乃是时代精神的重要内容,是社会现实的一部分。而当第三个创作高潮形成时,高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社会经济形式、利益主体和价值选择的多元化变革,都不可避免地要在思想意识形态和审美活动中打下自己的烙印。所谓先锋性,不过是现实性的一种表达形式。现实生活是生动的、丰富多彩的,现实主义创作也不会是一种模式、一副笔墨。这正是河北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给予我们的重要启示。

向现实生活深处掘进

刘琼(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

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文化土壤与写作传统。以河北为例,慷慨悲歌、家国情怀,是河北的文化体征。在这种文化传统滋养下,河北文学关怀历史,关注现实,书写家国大义,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书写主张,也正在继续向现实生活深处掘进。

在当代文学版图上,河北作家整体实力较为整齐,创作风格鲜明。河北拥有自己的文学群落,代际传承良好,比如,“荷花淀派”“三驾马车”“河北四侠”,形成了实力强劲的现实主义创作军团。燕赵大地的现实关注、人文关怀和时代表达的自觉意识由来已久,我们可以追溯到“荷花淀派”对鲁迅和文学研究会的文学革命传统的继承。今天,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在现实主义猎猎大旗下,河北文学为时赋形,随时赋形,追求并呈现新变。

河北作家用各种文学形式快速、及时地反映丰富复杂的现实生活。作为“三驾马车”之一的河北省作协主席关仁山,在不断变化的题材下,一往情深地在描绘现实、歌颂现实的道路上奔跑。从写大平原、国企改革、乡镇企业、农民进城务工、大学生回乡创业,到写汶川地震、生态文明建设、雄安新区建设,从小说到报告文学,视野宏阔,观察细致,表达真切。对于时代热点的迅速反映,对于题材的把握能力,对于文体形式的不断创新,也是作家创作道路的不断变化突破。这些,来自于他对现实变化的敏感,来自于对历史的责任,更来自于对文学反映现实的追求。关仁山曾在小说《金谷银山》的创作谈中说,“没有新东西就没有动力和激情,在生活里架构故事的同时还要看我们给这个好看的故事倾注什么样的时代精神和艺术感觉,要有时代精神和时代气质的把握。”文学创作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有效提炼出时代经验,记录时代气质。

以现实经验为逻辑,在生命、生活经验和文学表达之间构建艺术大厦。“河北四侠”的共性是燕赵气质——以各自乡土和经历为出发点,寻找理想的艺术表达形式。四位作家有四个不同的面向,打了四个洞,深扎下去,打出油来。胡学文以冀北乡村为观察对象,刘建东以工业题材见长,李浩以生活为凹凸镜,张楚写冀东小城的明流暗涌。每位作家都有这样一个守望点,以此作为标本,提纯现实的本质,探讨整体性。这四位作家的创作风格和文学表达形式有很大差别,有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的,也有现代主义和现实主义交融的,还有追求心理分析的。不同写作风格,说明河北作家正着力解决从现实到艺术的丰富转化问题,但所有艺术转化的前提,应该是现实逻辑和现实经验。

河北中青年作家的一个重要写作特点,就是对时代热点和现实问题的把握能力较强,对人性具有深度关切。以河北走出去的女作家付秀莹新出版的小说《他乡》为例,付秀莹的小说语言继承了孙犁的风格,语言是诗化的,打击生活的痛点却是有力的。在《他乡》一书中,付秀莹用温暖平和的语言来写城乡的割裂,藉由一个青年知识女性对于城市的主动闯入,爽利地揭开了被黏稠、复杂甚至有点神秘的网络覆盖着的当下城市生活场域,勾勒出上世纪末以来整个中国社会城乡巨变的重要图景。

现实主义写作是广阔和包容的,是越走越宽阔的道路,不必纠结概念,但要解决为什么写作,解决文学与时代的关系等问题。面对新时代新经验,中国文学包括河北文学,应该主动投身时代洪流,在现实的潮涌中挥洒激情、歌唱时代,把伟大的时代故事转化为伟大的时代经典。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留学生程序辅导网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