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09-09 11:18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庄严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自此,“新时代”成为社会各界理论阐释的中心词汇,也成为各项活动开展的首要主题。在“新时代”的历史境遇和伟大进程中,就诗歌而言,青年诗人则主要面临着诗歌的“新时代性”、青年的责任和担当、现代汉语诗歌的理念观照和写作实践三个层面的课题。

主题词:新时代

从洞察全局、高屋建瓴的政治论断,到诗人情感与理性的双重认知,再到诗歌的美学实践,无疑是大多数青年诗人首先要面对的系列课题。其实,诗歌的“时代性”课题一直都在,“新时代”的到来让这一课题再次凸显并具有新的质素,我们相信,面对这一新的时代挑战和历史机遇,伴随“新时代”诗歌的诗学探索和创作实践,也将是青年诗人成长的坚实之路和光荣之路。

美籍波兰小说家、剧作家维托尔德·贡布罗维奇在《某种证词》中谈到:“我们只要三天不吃任何东西,一片面包屑就会成为我们最高的神:是我们的需要,成为我们价值的基础,成为我们生活的感觉和秩序的基础。”在这一推到极致的假设中,我们看到了一片面包屑——物质实在“需要”对价值的基础性决定,而在更高的层次上,从一己的切身需求出发,进而走向人民大众、社会时代,包含物质需求在内的,情感的,文化的,精神的,理想的“需求”,也理应成为青年诗人回应和实践新时代主题,在诗歌创作上的价值追寻和责任担当。或者可以简要说,从更高更美的人民和时代的“需求”出发,是青年诗人切入新时代主题的最佳选择之一。

同时,“新时代”时代性的获得,青年诗人除了在现实中要深入人民、生活和社会实践的内部,进而进行艺术把握之外,不能忽略的,还有往昔和未来两个重要维度。在此基础上的“现实”才是有历史纵深和未来期许的,在时间和事实的链条上才不是孤立和片面的,才会充满真正的生机和活力。

美籍波兰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切斯瓦夫·米沃什在《论希望》中说到:“我们只有把我们的时代与我们的祖父和曾祖父的时代相比较,才有可能公平对待我们的时代。”对青年诗人来说,祖父和曾祖父的时代大约就是一百年以前,百年之中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发生了什么?实现了什么?也许受个体生命的客观局限,我们并不能完全感同身受地观照和理解这一百年历程,那么在我们有限的人生经验中,在内在的回忆和眼前的事实对比中,一个“新时代”的整体面貌是清晰可辨的,我们不能漠视,更不能熟视无睹。

而在未来的向度上,我们可以说,不是面向未来的当下,认知是盲目的,行动是无效的,价值是悬置的,我们对“新时代”所提出的时代任务,以及为此展开的时代行动就会理解不深入,用力不到位。而诗歌本身,也一直都在回忆、目下和展望中往复滑动,“新时代”的青年诗人仅仅从人生价值的追求和创造出发,未来的向度都不可缺少至关重要,面向美好未来的记录和书写,也才能更好发挥审美感召、精神鼓舞和价值引领的积极作用。

主题词:青年

青年,首先来源于时间和生命的自然规定,是个体生命历程的一个重要阶段,更重要的,是一种社会力量、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的群体赋予。

然而,从责任和使命的自觉承担,到坚决和有效的实际行动,可以说青年诗人要面临的课题和难题方方面面,也正因此,如何从根本上把握问题,进而为问题的解决提供理念或者途径,就变得至关重要。也许,综而论之,最终的问题还要回到“人”这一根本。这是因为:青年正处于成长、成熟的人生重要阶段,“人”的问题即使在个体所必需的有限认知中也尚未被廓清,“人”仍在途中,也在谜中。其次,从诗歌的发生来看,首先来自于诗人个体生命的内在呼求,虽然这一呼求是在个体对外在世界、社会群体的困惑和辨析中被激发,但它从始至终支撑着诗人诗歌创作的全部历程。最后,一个显见而更为根本的问题,是个体生命从自然走向社会的本质进程,最终才确定了人之为“人”。

当然,本质作为社会属性的人,“人”的问题不仅仅是“人”,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看到,伴随现代化历史进程的,是人的科技思维和工具化理念的日益凸显,“人”的生命体验的弱化,“人”的超越性的遗失,而这,几乎完全对立和有悖于诗人“生产”诗歌的方式和目的。更为危险的是,诗人在此历史境遇中,感知力和想象力也变得钝化和贫乏,诗人的作品中精神性越来越稀薄,对永恒的追求也越来越瞬间化和碎片化等等,可以说,青年诗人尚未走出“自我”就面临了严肃而深刻的难题。

诗人荷尔德林在诗中说:哪里有危险,哪里也有救。青年诗人应首先从自我的反思和批判出发,从自我的全部身心发展和心灵宇宙出发,体验生活,感受世界,表达自我意识,理解人类历史,通过不懈努力,使自我成为一个“总体的人”,继而实践于诗歌创作,在诗歌中显现和展示世界意义和生命之谜,揭示人们体验和领会生活意义的无限可能。

主题词:目光

目光,是一个形象的描述,具体是指青年诗人对新时代、人、诗歌等主动观照的视域和见识。拥有高远的视野、坚实的目光、精准的眼力,是青年诗人成为或渴望成为优秀诗歌写作者在“新时代”必须要解决的课题之一。

青年诗人首先要有诗歌的高端视野和伟大抱负。诗不仅仅是诗,诗人要有“诗就是全部”的志向和抱负,既要站在人类精神文化的全局和高度,深刻理解“诗”的本质,以顶端写作的目光观照诗歌的价值追问和价值定向,又要深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细部,更要在继承融合中国古典诗歌、翻译的西方现代诗歌和百年新诗的当代诗歌三大传统的基础上实现再创造,合为时而著,合为事而作,创作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诗歌。

其次,青年诗人要注目和聚焦“新时代”的火热现实。加强现实题材的诗歌创作,强化社会和精神“事件”的艺术展开,及物,触实,不滥情虚情,不矫揉造作,通过置身广阔社会历史现实突破个人情思的狭窄境地,从对自己的生存发展、对象世界的改观创造,以及自然万物的感受理解的真实体验出发,转化成为诗的创作的内在核心,书写社会主流价值,向善向上,求新求变,以诗歌的情感感染力和思想引领力积极助推“新时代”伟大征程的大步前进。

最终,青年诗人要形成和追求真善美的辨别和判断能力。青年诗人要在深入实践、广泛阅读、理性思考的基础上,形成判断美丑善恶、是非真假的标准和能力,坚持诗歌是审美的,向善的、求真求实的;坚持诗歌的本真追求,而不是文字游戏和文本狂欢,不是攀附风雅的虚荣和轻浮,更不是达成某些世俗功利目的的手段和工具。

主题词:笔力

笔力,概要论之,是指诗人诗歌的创作能力,体现在语言、题材、形象、情感、意境、思想、声韵等等多个方面,是对诗人最基本也是最终的考验。

青年诗人首先要从根本上提高对诗歌语言的认知深度和创造能力。对诗人来说,“语言”有着家园一般的存在,对语言的认知和操控程度,决定了一个诗人诗歌道路的广度和深度。语言不只是工具或表意符号系统,在本质上,它既是我们遭遇世界的方式,也是我们全部的历史和世界本身。对“语言”的追求,是诗人真善美追求的“总和”。而且,语言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诗人在使用语言进行诗歌创作的同时,也担负着推进语言前行的重任。“新时代”既会对诗歌语言提出新的要求,本身也孕育和催生着新的语言范式,青年诗人首先要有敏锐把握和努力寻求遵循这种语言范式的“新语言”意识,并在诗歌创作中探索、确立,形成声调和风格,这是“新时代”实现真正中国书写和中国表达的首要任务。

青年诗人要在诗歌创作中进一步强化诗歌的感染力和思想力。情感与思想,是诗歌价值评判的两大质素,在如今物质对人的生命情感的遮蔽,网络对人的情感的虚化,人沉陷于现代繁杂日常的无思状态,再次强调诗歌的情感感染力和思想精神力十分必要。诗人要有重新确立世界和建立大地的宏愿,“跳出身边小小的悲欢”,投入“新时代”的实践深处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深切需求中,用心用情用功抒写,获得更为普遍的情感认同,唤回人们日渐低落的情感体验,在思想上对人生、社会有新的认知和开拓,以此获得“新时代”生命生活新的意义。

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在其《与元九书》中写到:“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诗歌最后的落脚点在“义”,“义”本身就有观念和行动两个层面,诗人不仅仅是诗歌创作的行动者,更应是社会人生的行动者,诗歌的艺术反应力和诗人的实际行动力应是完美的二者合一。青年诗人应该站在“新时代”诗歌的最前沿,有着对社会重大事件、普遍现象的反应能力,也应该把诗歌从纸面文章转化为新的现实行动,积极体现出诗人、诗歌的凝聚、引领、感召、穿透的行动力量。

结语

在新时代,青年诗人首先应该建立对“新时代”的内在而深刻的认同,以“新时代”青年的担当作为,坚守诗歌艺术领域,开阔视野,提升境界,关注现实,求新求变,要有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的勇气和信心,创作无愧于灿烂人生和恢弘时代的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诗篇。


相关文章

【上一篇】:自然而然的诗歌创作
【下一篇】:自然而然的诗歌创作

版权所有:留学生程序辅导网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